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国际药厂乙肝和肺癌症专利药降价 中国政府表现可圈可点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04

肺癌和乙肝是中国最常见的两种疾病而且中国面临日益上升的疾病负担和药物创新不足的困境,最近一则消息是中国国家卫计委完成了与国际医药公司首批“国家药品价格”的谈判,这其中便有三家药厂的专利药实现“降价”来用于治疗慢性乙肝和肺癌的三种药品降价幅度达到50%以上。
而据有关公共政策学者表示中国的药物可及性与医疗体制改革成败息息相关,中国应该如何降低药品价格缓解疾病负担和药物创新压力,对于半年时间内有三家药厂同意给三种药品降价世界观察研究所中国项目经理马海兵认为,政府出面致使企业做出让步并不是必然的,这涉及各国在药品价格管理上的问题,而且从各国的实际情况来说,大体上遵循着一个原则便是既要鼓励创新又要保证公众方面的利益,因此如何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马海兵认为国家和政府间是处于一个平等协商的关系,而药厂是否降价是自己的自由,后果由市场和药厂自愿承担,但是在美国有专利保护法,为了保证药厂研发新药的动力,政府会给药厂很大的利润空间,等到专利保护期过去之后,会有大量仿制药出现因此药效一样但价格会很低,因此在专利保护期内政府应该让研发机构获得一定的利益,这样才有动力继续去研发新的药物,而如果过了这个阶段之后,政府就要照顾大众的利益,让药物价格降下来。
对于国家出面和药厂直接谈判的做法,公共政策学者贾平律师表示他的观点有一些不同,政府出面谈判与药厂博弈,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存在的,比如英国的公共健康委员会。中国政府部门此次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谈判降价是个好事,但是降价幅度还不够。第一种治疗乙肝和艾滋病的药物已经降价很多,从原来是1500元一个月到现在的499元一个月。后面两种肺癌药物依然是十分昂贵,分别达到5000元和7500元一个月,如果综合算起来是一年十万元,这对很对普通民众来说,是很大的负担,也不是全部都能报销;而能报销的部分对于公共卫生系统来说也是很大的负担。政府需要思考,如何在国际市场上担负起对于民众的责任。
贾平说,2015年中国新增430万癌症患者,死于癌症的患者280万,与2012年相比上升了10%以上,而这也仅仅是从观测站收集到的不完整的数据。中国还有120万以上结核患者,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一个较高的数字,中国也是世界丙肝大国。因此,中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考验。
贾平说,目前中国可用的艾滋病药物只有五、六种,2001年后世界范围内生产的新药,都没有进入中国市场。仅仅靠药厂的自由竞争后,绝不可能出现降价的局面。事实上,在全球大药厂自由竞争的模式下,药品价格不降反升。因此,需要增强第三世界国家的创新能力,以及仿制药的生产能力。当然,还需要药监、卫生局等部门加强一系列的监管机制和规范流程。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新葡京官网-澳门葡京赌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