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资讯中心>行业动态>文章内容
发改委严控粮食能源化 燃料乙醇项目接连搁浅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7-11-12  
来源:华夏时报 时间:2007-10-14 10:07:12 阅读750次

        发改委近日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各地不得以玉米加工为名,违规建设生物燃料乙醇项目。

      粮油控股的募资计划流产了。

      10月10日,《华夏时报》记者获悉:中国粮油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粮油控股)拟募资燃料乙醇项目的计划,现已搁浅。国家指定的四家燃料乙醇试点企业中的3家都与粮油控股有关系。

      2002年,为缓解日益紧张的能源供求形势,吉林燃料乙醇公司、黑龙江华润酒精公司、河南天冠燃料乙醇公司和丰原生化(行情股吧),成为国家首批乙醇试点企业。

      时过境迁,虽然上马乙醇项目的热情依然不减,但是发改委认为盲目上项目会对粮食安全造成影响,必须加以严控。

      在此情形之下,发改委近日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各地不得以玉米加工为名,违规建设生物燃料乙醇项目。“一些燃料乙醇项目与粮油控股一样,纷纷搁浅募资计划。”河南天冠燃料乙醇项目主管吕先生说。

      粮食能源化冷热不均

      眼下,粮食问题正由松变紧。

      从某种意义而言,燃料乙醇为化解能源危机找到了一条出路。过去,在石油资源告急、粮食相对过剩的情况下,国家实施以粮食为原料的燃料乙醇能源替代战略,可谓势在必行。

      1997年,河南天冠与高校合作,悄然启动了乙醇项目方案。“天冠已形成50万吨燃料乙醇的年产能,并实现了粮食原料和红薯、木薯的混合生产。”9月10日,该项目负责人康东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新上马的3000吨的纤维乙醇项目,而今已进入安装阶段。”康东亮估计,按照工程进度,项目计划于10月投产。

      与天冠的高调不同,粮油控股对燃料乙醇项目显得心灰意冷。

      10月10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致电粮油控股。接电话的黎先生向记者证实,原计划开展的5个燃料乙醇项目,其中有3个停止。黎先生解释称,“受玉米价格上涨影响,政府不再新增这类项目”。

      记者在采访中也注意到,尽管国家对用粮食加工燃料乙醇严格限制,一些地方并未停止上马这样的项目,甚至变本加厉。如黑龙江“产区变销区”依然如故。

      国家拿玉米油菜开刀

      近年来,玉米深加工投资增长最快的是燃料乙醇,而发改委9月20日下发的《关于促进玉米深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显然是有的放矢。“对玉米深加工实行项目核准制。”发改委能源处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粮食过多用于加工业,必然会导致粮食紧张。”上述发改委官员解释称,正是基于此,《意见》作出如下规定:“将来所有新建和改扩建玉米深加工项目,必须经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

      如此以来,粮食用作乙醇的产量必然受限。清华大学新能源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李十中认为,从政策上看,中国将不再新增玉米生产燃料乙醇项目。而著名农产品(行情论坛)分析师陈保民的评价是,“堪称中国玉米加工业政策的最大转型”。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发改委此举是为了抑制通胀,因为粮价是通胀中一项重要指标。从去年至今,玉米、小麦、植物油相继演绎牛市行情的背后,是全球粮食能源化在作祟,而中国粮食同样难逃能源化之痛。

      《华夏时报》记者从发改委获悉,政府之所以对目前最热门的两个粮食能源化品种——玉米和油菜“开刀”,原因很简单,玉米不仅可以作为食品和饲料,还是一种重要的可再生的工业原料,在国家粮食安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资料显示,“十五”期间,玉米深加工转化玉米消耗数年均增长14%,而同期玉米产量年均增长仅为4.2%。为抑制这种盲目扩张,《意见》规定,“十一五”期间,将用粮规模占玉米消费总量的比例控制在26%以内。

      与此相同,9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严格控制油菜转化生物柴油项目。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分析师陈丽娜认为,该决定从控制需求角度,稳定当前植物油价格,以保护国家粮食安全。

      企业急需转变策略

      在这种情况下,相关企业急需转变生产经营策略。

      生产燃料乙醇需要国家批准,而酒精转化为燃料乙醇仅一步之遥,不少企业因此转战乙醇上游的酒精产品。在这些企业看来,只要市场有需求,酒精项目很容易转产燃料乙醇。

      “规避国家立项门槛的限制。”一位乙醇项目的经理说,生产生物化工产品也可以替代石油化工产品。比如,一些燃料乙醇企业的玉米深加工项目,主要产品乙二醇、乙酸乙酯都从石油中提取。

      相对而言,从事玉米深加工的企业必须具备一定的抗风险能力。按《意见》规定:现有净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资本金的2倍,总资产不得低于拟建项目所需总投资的2.5倍,资产负债率不得高于60%等等。上述门槛非常厉害,可说是“限小助大”。

      一般情况下,在上马新项目时,企业自有资金30%就够了,其余可通过银行贷款解决。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均承认,“实行粮食新政,若投资的燃料乙醇项目需要15亿元,其净资产需要30亿元”。

      “中国农业已没有太多潜力可挖。”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柯炳生坦承,“找一个工业用粮占粮食总产量的最佳比例,做到既不影响农民利益,又能保证粮食安全。”


(阅读次数:133)
上一篇:我国有望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无机颜料制造中心   下一篇:IEA指出:中国能源需求推动世界煤炭用量增长
[收藏] [推荐]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产品关键字:腐植酸,腐植酸供应商,制造腐植酸,供应腐植酸,腐植酸原粉,腐植酸原料,腐植酸制造商,提供腐植酸原粉,提供腐植酸原料
技术支持:showzt.com